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本地要闻

行摄乡村‖槐树庒烟话

发布时间:2019-07-27 13:41 来源:中国鹤峰网 作者:云作家,武陵云雾 字体:加大 减小

文字/云作家 摄影/武陵云雾

有人说,云是天边最动人的风景。此时此刻,我们站在太平镇槐树庒村高高的山头上,抬头仰望:湛蓝的天空,洁净如洗; 洁白的云团,千姿百态。

让我们感官更加享受的,还不是这变幻莫测的蓝天白云,而是压低目光后,如大海波涛般此起彼伏的烟叶。

那些如诗如画的波涛,一忽儿涌上山坡,一忽儿落下低谷,一忽儿堆山叠岭。大山深处,千山万壑,难得一见的场面。

7月26日中午时分,我们从烈日炙烤、大地滚烫的容美镇出发,滚滚车轮裹挟着一路的热浪,来到了这海拔1400多米山头。

今年春天,我们曾去中营镇红岩坪、官扎营等村拍摄过烟田。春天白色的诗行,汇集成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北国风光,我们震撼过,激动过。

眼下,我们被槐树庒气势恢宏的绿色诗行所震撼。习习凉风,抚慰着前胸后背,各种山花儿捧出芬芳,让人微醺欲醉。置身静谧的山野,享用自然的恩赐,真是舒畅极了!

在亲切的自然之手的热情挽留下,我们一行三人,停下了匆匆行摄的脚步。

来到绿色海洋中的一个钢架棚前,一个操着湖南口音的男子告诉我们,他叫田继胜,今年50岁,湖南桑植龙潭坪镇人,和另外两名湖南兄弟合伙在鹤峰这大山上承包了近300亩地,种植烤烟。

说话的时候,一个叫甄如波的和另外一个合伙人,从烟田里回来了。

他们仔细清洗完手臂上的烟污后,坐下来和我们交谈。

甄如波比田继胜年轻一些,也更健谈一些。

甄如波是桑植县马河口乡人。他告诉我们,这一片烟叶地,除了他们种植的约300亩外,另外还有5个承包人,总面积大约也有300亩。

原来,这是一处600多亩连片的烤烟基地。

黄大摄先前在途中说,他春上来过这里,拍的烟田图片非常震撼,上了省州多家媒体平台。

在和田继胜、甄如波以及另外一名合伙人的交谈中,我们获得了很多有关今年的烟叶信息。

他们说,由于今年低温、高湿,烟叶长势不太理想。如果每亩能产烟150公斤左右,每公斤26元左右,可收入3900元,除投资成本两千五六百元,每亩可获利1300元。

在算这笔账的时候,他们三个人也有分歧。有人说每亩产烟达不到300斤,只两百二三十斤。每亩大约只能获利500元。

我们问起成本,讲到投入,他们说,化肥、农药等物资上涨幅度太大,烤烟用的煤炭,也上涨了,再是农工工资,一个人一天不低于120元。

目前总投资已达80多万元。

鹤峰具有悠久的种烟史。我们除了听说烟农赚钱外,就是听说种烟苦不堪言。

田继胜、甄如波,一个种烟30年,一个25年,地道的种烟“老司机”。

两位“老司机”告诉我们,从三月份开始,冬耕清残,整地耕地,施肥起垄,烟苗移裁,查苗补蔸,大田管理,施肥除草,病虫害防治,打顶抹叉,成熟采收,烘烤分级,运输销售等等,工序多如牛毛,每一道都不能马虎,有人总结,一匹烟,要经手19道才能见到钱。

从与“老司机”的烟话中,我们还知道,种烟也是有风险的。上一届承包人,就亏了30多万元。

他们说,再过两天,29日,就可以采摘、烘烤了,只要几亩田烤下来,是儿是女,马上就可以见分晓。

从这番烟话中获取的信息,未必完全真实。譬如,在谈到支出时,他们可能说得大一些,多一些; 在谈到收益时,可能说得少一些,保守一些。但种烟难,劳动强度大,收入有风险,好多人不愿种,这也是不争事实。

分手的时候,甄如波说,风险系数太大,明年种不种看收成情况。

但愿这些湖南过来的烟农兄弟,烟界“老司机”,今年有个好收成,明年继续来槐树庒,书写春天的白雪诗行,营造夏天的大海碧波。

责任编辑:杜欣晔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